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

只因有爱
作者:电力公司
录入时间:2007/8/17 10:44:31     浏览:2193

 

曾虑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恐别倾城。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这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诗。他喜欢一位姑娘,尽管与世俗不合。清廷因此召见他。走到青海,他设坛礼拜,打座圆寂。在《那一天》里,他说:“那一天/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/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……那一世/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/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”。还有那两句著名的话:“在看得见的地方,我的眼睛和你在一起;在看不见的地方,我的心和你在一起。”

实在让人神往啊。在宗教领袖严肃的袈裟下,包裹着如此细腻的心。我羡慕那个姑娘,有这样一份浓烈的爱情。虽然苦涩,但绵长芬芳。

苦涩的爱情总是这样凄美。女儿国美丽的国王牵衣欲止,御弟哥哥绝尘而去。马蹄清脆,踏响的是两颗如玻璃一样清脆的心。从此关山别路,佳人幽独;露重衾寒,记得初见!据说,女儿国国王的扮演者朱琳喜欢上了唐僧的扮演者徐少华,徐少华却在进组前刚刚结婚。二十年来朱琳始终未嫁。在《艺术人生》的演播厅,“女王”和“唐僧”平静地见面。他有他的人生,我为我的内心。那一束交集时的电光石火,照亮了此后的漫漫长夜。

“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”;“记得绿罗裙,处处怜芳草”。苦恋的诗句很多,都是美好安静的。张贤亮的《绿化树》里,那个爽利、热烈、单纯的女子说不来这些,她说:“刀砍了头,我血身子还和你在一起!”淋漓的鲜血下,是一颗简单高贵的女儿心。她拖着一个孩子,游刃在一群垂涎她的男人们间,尽最大努力,让那个“读书人”吃得饱一点,穿得暖一点,过得开心一点。她的杂粮饱了肚腹,她的绒衣暖了身体,她的小屋慰藉心灵。他终于回到城里,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。马缨花很可爱,但不是相伴一生的爱人。每次读《绿化树》,我特别同情和尊敬那个暗恋她的车把式。车把式偷偷开荒,却慷慨地把粮食送给“情敌”;车把式要“情敌”娶她,然后在风雪之夜独自漂泊。车把式以为,马缨花会有一个更加幸福的人生。同时我又特别愤慨——为所谓的“读书人”。他们自私懦弱,优柔寡断,敢做不敢当。思想复杂了,感情还能简单吗?《纤夫的爱》唱:“只盼那日头落西山口,让你亲个够”。这样火辣辣的语句,“读书人”是唱不来的。

这是辣的,酸的呢?醋坛子从古代一直摞到现在。一位大臣无子,皇帝钦命他娶小,他惧内不敢。多事的皇帝亲召其妻,告知:必娶,否则赐毒自尽。其妻大口喝下,哐啷啷一声碎响,碎出了一缸醋坛,氤氲千年。面对京城娇花,司马相如有些昏头。卓文君态度决绝:你要有二心,咱俩就散伙!敢私奔的女子不是好惹的。司马相如乖乖勒马,为这缸酸醋买了罚单。红楼梦里,黛玉和宝钗不是“暑天吃了生姜”,就是借着小丫环说事:我说的你不听,别人说的你倒记得牢。在处处“女权”的今天,醋坛子自不必多说;但在古代,它实在是弱女子投向男权的一枚炸弹。它告诉男人:在爱的面前,我和你一样平等!——简·爱也说过这样的话。还是红楼梦,夫人端庄稳重,家景雄厚;赵姨娘呢,出身低微,整日和丫环纷争治气,鸡飞狗跳。可是“服侍贾政安歇”这种日常的亲密却是王夫人没有的,还生了探春和贾环。夫人吃斋念佛,与贾政相敬如宾;周姨娘没有子嗣,随分守常。夫人不吃醋,是因为她不是为了爱与贾政结合,没有吃醋的必要;周姨娘不吃醋,是因为没有吃醋的资本。

甜的自然就是热恋、新婚了。参加某次婚礼,新郎在小天使的引领下,手捧玫瑰,一步步走向地毯那端的新娘。在新郎单膝跪地的瞬间,同桌一位中年大姐热泪盈眶。她想起了自己的新婚。几十年的咀嚼淡了甘甜,多了唇齿相依的默契,不为人道的秘密。只是偶然地,请允许女人偶然地回眸吧,只一抬头,泪水就湿了双眼。

又是七夕了,传说这天晚上喜鹊们都要搭桥。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。牛郎和织女的爱情,也是这样的苦辣酸甜吧?

一切只因有爱。

(作者罗娅,系四川雁江供电有限责任公司团总支书记)


版权所有:共青团资阳市委员会  联系电话:028-26110369
技术支持:中国电信资阳分公司 [ 网站管理员登录 ] 美工程序:曾华勇
蜀ICP备05006146号 已访问 3648653 人次  今日访问: 2605 人次